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看/318P

很好看的散文。

我其實很喜歡袁瓊瓊的隨筆,這本書非常扎實,但每一篇都還蠻有獨到的見解。

印象中比較深的有人的腦部需要經過訓練才能懂得"看"這件事情,所以曾經有個一出生就全盲的人,接受了醫生手術後理論上已經恢復視力了,但卻還甚麼都看不到。因為他的腦部神經未曾接受過訓練不懂得如何看,後來是經由醫生引導,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終於能像常人一樣的看東西。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哥倫布登陸美洲,印地安人因為從來不曾見過那麼大的船,所以當哥倫布的船靠上岸的時候,只有一個比較敏銳的巫師覺得海浪的波紋為什麼改變了,然後才慢慢能意識到有一個奇怪的東西(大船)靠上岸來了。

巫師把他看到的東西描述給族人聽,然後族人才能慢慢看到他看到的那艘大船。

是不是很神奇,人的大腦和眼睛構造太奇妙了。

我還喜歡袁瓊瓊對許多事情一直保持好奇心的態度,即使年紀大了也還是如此,希望我以後也能維持像現在充滿好奇心的個性,這樣日子才能過的快樂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