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我愛過的那個時代

因為畢竟是跟我的年代距離太遠了,很難想像當年那樣轟轟烈烈的抗爭運動是甚麼樣子啊。

對於理想中的共產主義的確是不可行的,因為人都有私慾,而你又如何確認在最上層的那些領導階級做出來的決定會是正確的呢?

當年的日本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血證,更不用說中國大陸了。

資本主義雖然也有弊端,但或許相對上仍是公平的吧,我是這樣想的。

不過不管怎樣的轟轟烈烈,現在再回頭來看,都已經像是天寶年間的舊事一樣遙不可及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